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美國流行舔蛤蟆?沉迷蟾蜍毒液致幻,年輕人把本地蛤蟆舔到瀕危

sunai 2023/01/17

蟾蜍,俗稱 癩蛤蟆,絕大多數人應該都會覺得它又丑又噁心,長得麻麻賴賴,渾身黏糊還有毒。

但是在最近幾年,澳大利亞的狗和美國的年輕人,卻都對一種癩蛤蟆 上了癮,甚至讓他們國家的媒體反復報道提醒民眾, 不要去舔這種蛤蟆

澳大利亞的新聞,提醒大家小心這種蛤蟆

是的,妳沒看錯,就是 舔蛤蟆,沒有一點夸張成分——因為它的分泌物能讓人上癮。

時髦新詞:「蟾蜍舔」

今年11月,美國的《紐約時報》和《華盛頓郵報》都報道了相關的新聞,勸誡人們在夜里看到雙眼發著綠光的蛤蟆時, 不要去舔它。

媒體配圖:蛤蟆正在看著妳

這條消息讓他們國內的媒體都覺得好笑,聽起來就像是愚人節笑話,但笑過之后他們不得不承認,美國年輕人對于 舔蛤蟆這項活動,已經越來越癡迷了。

他們甚至還為這項活動創造了一個專用的詞: 「蟾蜍舔」。(英文Toad Licking)

美國動畫片里早就出現過舔蛤蟆的情節

說實話,正常人真的很難想象, 到底是怎樣的人才會去舔蛤蟆?也會讓人忍不住懷疑, 這些舔蛤蟆的人是不是有點什麼問題?

事實上,這些人的確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——他們都是 癮君子,其中甚至包括了 「拳王」泰森,還有 美國總統特拜登的兒子

對此,這位總統兒子,還專門在自己的回憶錄里感謝了蛤蟆們:「它(指舔蛤蟆這件事)是治愈我的良藥。」

美國主持人在節目上體驗舔蛤蟆

想想就知道,讓癮君子上癮的東西還能是什麼?

這些被舔的蟾蜍身上會分泌一種乳白或者淡黃色的粘液,其中含有一種能讓人產生強烈幻覺的化學成分,和致幻蘑菇、迷幻劑效果差不多,都能讓人非常「上頭」。

干燥之后的蟾蜍毒液

其實早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當時美國的叛逆年輕人之間,就流傳著 舔蛤蟆能代替[吸·毒]的「新潮玩法」,只是并沒有大規模傳開。

可能當時的人也不太愿意下嘴去舔一只黏糊糊的丑蛤蟆,于是,他們會把毒液從蛤蟆的毒腺里擠出來, 風干并磨成粉之后, 像抽煙一樣點燃去吸

正在吸「蛤蟆煙」

或者把 蛤蟆的皮風干處理,拿來泡水喝,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。再或者, 把蛤蟆做成菜吃了也行。

雖然這種方式比直接舔更文雅些,不過因為當年科技水平不太發達,沒人知道蛤蟆毒到底有什麼危害,以至于還曾經出現過,用這種蛤蟆毒液去 幫助別人戒毒的「醫生」。

把蟾蜍毒液擠到玻璃板上再去風干

而在更久以前,美國的原住民也會去擠這種毒液,把它 涂抹到箭頭上做成毒箭用來捕獵,或者把攝入毒液后引起的致幻效果,當成是在 與神靈溝通,只有在重要的宗教儀式上才會使用。

無辜的大蛤蟆

澳大利亞的狗美國癮君子們都上癮的蛤蟆,還不是同一種。

澳大利亞的這一種叫做「 甘蔗蟾蜍」,中文學名是 巨型海蟾蜍,聽名字就知道,這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癩蛤蟆,最大能長到 25厘米長。

一只成年的海蟾蜍,腦袋后面鼓起的就是毒腺

2015年,澳大利亞的電視台說馬上季風季節就要到了,提醒民眾要注意在這個季節會泛濫的海蟾蜍,不要讓自己家的小孩或者寵物接觸。

因為在這之前,澳大利亞的狗子們就不止一次出現過, 狂舔癩蛤蟆上癮,最后 中毒去世的事情,甚至還有越來越多的趨勢。

小狗狂舔癩蛤蟆

這里不得不提一下海蟾蜍為什麼會在澳大利亞如此泛濫。

上世紀30年代,澳大利亞許多農民都在種植甘蔗,結果出現了一種專吃甘蔗的蟲子,對甘蔗產業造成了嚴重的破壞。 為了拯救甘蔗,澳大利亞就從美國夏威夷引進了蟲子的天敵,也就是這種被叫做甘蔗蟾蜍的蛤蟆。

甘蔗蟲子的天敵來了,但海蟾蜍在澳洲可沒有天敵。于是,在 2006年,整個澳洲的海蟾蜍數量就達到了 2億只,到今天估計可能達到了 15億只

狗狗和癩蛤蟆

海蟾蜍吃東西一點兒都不挑食,再加上必須要在水里產卵,于是澳大利亞人家里的后院就成了它們最愛去的地方——既有可以隨便吃的狗糧,還有泳池水塘可以產卵。

好奇心重的小狗看見陌生的蛤蟆,多半會上去舔一舔;而蟾蜍看見比自己大得多的狗,心里一害怕,就把毒液給擠出來了,然后就給狗子們舔上頭了。

如果只是單純的上癮還好,但毒液畢竟是有毒性的,很多小狗因為 舔了太多蛤蟆,直接造成「 [吸·毒]過量」,最后 一命嗚呼

而另一邊的美國,癮君子們鐘愛的則是另一種叫做 科羅拉多河蟾蜍的蛤蟆,又被叫做 索諾蘭沙漠蟾蜍,主要就是生活在索諾蘭沙漠里,位置就在 美國西南部和墨西哥北部

這種蟾蜍體型要比海蟾蜍小一些,最大能長到20厘米左右。單純論毒性的話,也沒有海蟾蜍那麼強。

嘴角的兩個白色凸起是科羅拉多河蟾蜍的標志

這蛤蟆本來好好的生活在自己家,吃點蟲子、小老鼠什麼的,但是誰能想到莫名其妙就被人給抓了。

蟾蜍的毒液雖然毒性不強,不過原本就是用來保護自己的, 遇到驚嚇自然而然就分泌了出來。要是普通人,就算沒中毒,多少也會覺得這種粘液噁心,把蛤蟆扔出去,它也就安全了。

當初, 第一個被人舔的蛤蟆估計做夢也想不通,為什麼自己會遇上這種事。

這雙大眼睛里包含了多少驚恐……

要不是蛤蟆能生……

其實在 十幾年前,舔蛤蟆在美國也是一種 非常小眾的愛好,知道的人很少。但是後來癮君子們 越來越多,也 越來越窮,這種不用花錢就能抓到的蛤蟆很快就流行開了。

蟾蜍毒液里有種叫做「蟾毒色胺」的天然成分,這種生物堿毒素能直接對動物的大腦產生作用,幾分鐘之內就會出現強烈的幻覺,可以持續10-60分鐘的體驗,效果甚至比人工合成的普通致幻劑強了4-6倍。

根據美國一些癮君子的親身體驗,據說蟾毒色胺帶來的快感甚至 能替代冰毒的毒癮,現在,這些美國人還會舉辦大家一起 舔蛤蟆的聚會

舔蛤蟆上頭的人畫出的畫

蟾毒色胺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被發現之后,很快就研究出來了 人工合成的方法。 正規的用法是在醫療方面,但同時也被大量用于制造[毒·品],所以在很多國家,蟾毒色胺都是一種嚴格管制的藥物。

在美國,這些讓人上癮的 蛤蟆毒液提取物,也是 一級管制藥品,不允許大量持有,價格也非常昂貴。

舔了蛤蟆之后的真實反應

但是,這種管制方法的漏洞非常大——提取物不讓用,但是 沒說不能養蛤蟆啊!

于是,大量索諾蘭沙漠蟾蜍就被「逮捕」了。

表面上,美國的潮流年輕人, 養幾只蛤蟆當寵物,那不是很正常的嘛。然而實際上,癮君子們只要一上頭,就把玻璃缸里的蛤蟆 撈出來舔幾口。就算警察找上門,那 也只是寵物而已啊。

美國一位流行歌手的MV里,出現了舔蛤蟆的畫面

真要說起來,養蟾蜍可比養魚麻煩多了。并且很多人只為了要 蛤蟆的毒液,完全不管它們能不能承受過度刺激,反復驚嚇蛤蟆,或者直接上手 擠壓它們的毒腺,讓這些可憐的蛤蟆「掏空了身子」。

當家里的蛤蟆很快死亡之后,癮君子們就會去找人買新的蛤蟆,就此還催生出了 人工繁殖索諾蘭沙漠蟾蜍的產業

但是誰能想到這些美國人那麼能玩, 舔蛤蟆的愛好者越來越多,沒多久人工繁殖的蛤蟆就不夠了,他們就打上了 野生蛤蟆的主意。

「蛤蟆失竊案」的監控視訊

2018年,美國一個自然保護區公園就發生了 「蛤蟆失竊案」。公園官方發布了監控視訊,至少有三個年輕人,趁著半夜潛入公園里,用塑料袋裝走了 最少兩袋索諾蘭沙漠蟾蜍。

在遙遠的澳大利亞,讓狗狗上癮的海蟾蜍,幾年數量就翻了好多倍,人們怎麼殺也殺不完,然而在美國,土生土長的索諾蘭沙漠蟾蜍差點就被 「舔到滅絕」

蟾蜍其實是一種非常能生的動物,一次交配能產下 上萬枚卵。但就算這麼能生,也抵擋不住美國人的嘴。 在美國不少地區,野生的索諾蘭沙漠蟾蜍早在2013年就進入了瀕危動物的列表。

最后,也只能說一句:不愧是美國人。

最后的最后,還有一句: 珍愛生命,遠離[毒·品]。畢竟美國這些舔蛤蟆愛好者,那可是每年都有傷亡啊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