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貓饑餓難耐主動討食,收養後,牠在貓窩中長眠不醒..

每個生命都想擁抱幸福,只是當幸福真正降臨時,卻已過了最期待的時候,幸福來得太晚了。只因害怕「傳染」,有些人丟掉了自家的貓咪,其實他們根本就沒去細細了解;只因害怕邋遢,有些人不僅討厭流浪貓,還對其滿是惡意,其實他們根本就是為了宣洩。

無數件幸福之事卻抵不過一件惡事帶來的影響,因為人們往往更傾向于往壞處看齊。所以流浪貓為何看似從未減少,除了與放棄貓的人有重要的關外,還與大家似乎喜歡在精神層面予以支持有關。

一隻幾乎從未與人打交道的老貓,是有多麼饑餓、無助和絕望,才會靠近一位陌生人。因為它看到的不是那個人,而是人手中的食物。

在鏟屎官帕裡的記憶裡,既有與他認識了好幾年的流浪貓,又有與他相識不到幾天的流浪貓。而更多的是「擦肩而過」,畢竟還有太多流浪貓對人類抱有警惕。

衰敗的喵叫聲從身後傳來,正在準備用食物吸引一隻小貓過來的帕裡側身看向了這只面容蒼老、身子佝僂的流浪老貓——它餓了,想要吃掉帕裡手中的食物。

老貓是認得帕裡的,只是它此前從未與帕裡接觸,因為害怕被抓,害怕被打。

本想把食物放在地上的帕裡,卻臨時改變了主意,他看出了老貓的「窘迫」,很想幫助老貓感受哪怕只有一絲的快樂。

吃還是不吃?老貓只猶豫了一小會兒,就湊弄到帕裡的手邊,眼中的謹慎逐漸被食物「佔據」,佝僂的身子也漸漸變得輕鬆起來,它吃得很開心。

伴隨著對食物的「妥協」,老貓住進了帕裡為它帶來的箱子裡,它在裡面睡了好幾個小時,待到它醒來時,已經來到了一處診所裡。

而這已經是帕裡與老貓第三天相遇的事了,他有想過把老貓直接抓回家,可在見著老貓對他有著很深的警惕後,他還是選擇了溫和的辦法——下藥和箱子。

驟然身處在屋子內後,老貓變得尤為害怕,它總想把腦袋蜷縮得更低,尾巴則一直挨著身子。這是極度害怕才會有的樣子,老貓沒有發出嘶嘶的叫聲,而是極力地躲避自己,反倒折射出它的喵生更令人心疼。

為了能讓老貓開心起來,帕裡不僅為它弄了一個封閉的貓屋,還給它取名為「哈皮(happy)」,只想讓它在短暫的餘生裡能享受到快樂——它的時日不多了。

然而哈皮沒有因此對帕裡有過多少暖意,簡易的貓屋中有一個柔軟的貓窩和一碗美味的貓糧,可它不願出籠子,只因帕裡還未離開。

在見著沒人後,哈皮一步一步緩緩地從籠子內走了出來,它首先看到了貓糧,一整碗貓糧被它吃了大半,旁邊碗中的水也被它幾乎喝完。

而它並未對旁邊的玩具有過任何興趣,反倒是擺放在牆角的貓窩留住了它不停緊張張望的眼神。

柔軟、暖和以及安心,哈皮愛上了貓窩,整個身子懶散地蜷縮在一起,雙眼還在往貓屋四處觀察。

與其說是帕裡在陪伴著哈皮,倒不如說是貓窩一直給哈皮提供著溫暖。瘦弱的哈皮吃飽後就愛在貓屋中一遍又一遍地圍著綠色的牆走著,雖然它不拒絕帕裡靠近了,但總有那麼一層隔膜阻擋著彼此走得更近。

帕裡能做到的就是在哈皮睡著時給它蓋上被子,他不奢求哈皮對它有多信任,因為哈皮僅剩的喵生已不足以支撐它再去信任一個人。

哈皮終究還是永遠睡著了,它只體會了5天的正常生活,就再也沒有拖著顫顫巍巍的身子走出貓窩。若是時間允許,縱然流浪給哈皮留下了傷痛,一個貓窩照樣能撫平它心中的創傷,只是,幸福來得太晚了。

文章的最後sunai想對大家說:寵物也是一條生命,在你們養寵物之前,請好好的考慮清楚,你是一時興起,還是真心喜歡,如果養了,便請對它們的一生負責,少一份放棄,便會少一份流浪,你放棄的不單單是一隻寵物,你還一併放棄了你的責任感,以及你對生命的敬畏。

用戶評論